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主頁 > 寶雞美食 > 正文

我原先是個火頭軍

時間:2022-06-08 17:10 來源:寶雞新聞網 作者:寶雞新聞網 閱讀:

  原標題:我原先是個火頭軍——學徒往事系列之一

我原先是個火頭軍

我原先是個火頭軍

我原先是個火頭軍

  1977年7月高中畢業回家第二天,正跟同學們串聯拜家門呢,接到學校通知,讓我7月17日去七賢供銷社報到。真是老天開眼,俺這莊戶出身的孩子交好運了!

  后來才知道,我交好運,都托了我是校文藝班骨干,又是小戲《園丁之歌》劇組成員的福。公社調演時,被求才若渴的供銷社陳書記看中,除劇中扮演班主任方覺的真班主任董世榮老師,我們劇組的小丁、小馬和我,經校長同意,被一鍋端到了供銷社。

  那些天,那個興奮??!我娘逢人便說,俺家老大干供銷社了,要買個缺貨什么的,只管找他。

  那是個除了空氣和水,啥都緊缺的年代。買白糖、紅糖得用糖票,割布做衣服做鞋子得用布票,買棉花做被褥得用棉花票,買煤得有煤票,月經帶、衛生紙也得憑衛生票……買啥幾乎都得憑票,這是計劃經濟的一大特征。

  近水樓臺先得月,在冶源供銷社工作的對門二嬸,回來婆家,胡同里一站,鄰舍百家都擠出笑臉巴望著她,托她買糖買啥的,看我二嬸那個牛??!就是在大隊小賣部干代銷員的泮澤叔,也是村里人眼里的星星,他手上也掌握著買不到的針頭線腦??!一聽兒子進了公社的大供銷社,當娘的能不開心?估計俺娘夢里也會笑出聲來!

  1.

  報到那天天氣特別好,心情超爽。我們仨被供銷社管人事的瘦高挑石科長領了,去見“一把手”陳書記。高高大大、一頭白發朝后梳的陳書記,從老花鏡后瞧了我仨,一個眼神,就把我仨掃進了供銷社飯店。

  七賢店,因相傳晉代的阮籍、山濤等“竹林七賢”,仙氣飄飄,云游經此,歇腳于該地古驛道上的客棧而得名。七賢公社駐地和供銷社,緊靠七賢店村,又環擁著初家莊村。村前有條東西長、南北短,兩邊栽著槐樹的丁字沙土大街。威風凜凜的公社衙門大院,蹲候在南北街的南頭路西,虎視眈眈地瞅著這初家莊。供銷社、糧所、煙葉站、肉食店,像壯碩的同胞兄弟,沿東西街北側一路排開,家大業大的供銷社,自然是這班兄弟中的老大。七賢中學出生得晚,唯唯諾諾于東西街西頭,緊靠著楸樹簇擁的辛莊子。時常懷揣著飯菜香氣的供銷社飯店,打扮得油頭粉面,一個翻蹦子,扎到了東西街東首路南,一屁股坐上初家莊的前懷,不斷把香氣香味噴向南北向的古驛道——當時的益新公路(現稱東紅路)的車馬行人。酒香、飯菜香,招惹得公社拖拉機站、鐵木聯合廠這些鋼鐵大俠們枉尊屈駕,甘愿湊上前來,做了供銷社飯店的鄰居。

  那天,走進飯店,大掌柜陳經理給我們三人做了分工。小馬去客房,我去白案子,面容姣好、亭亭玉立的小丁,在小賣部做售貨員。小丁本就是我們的班花加?;?,小賣部一站,絕對是道亮麗的風景線。白案子,即面食組。有白案子,就還有紅案子、黑案子,甚至綠案子吧?我胡亂猜著。白案子吳組長,一位窈窕如修竹的大姐,眼睛不大,白眼珠似乎多那么一丁點,她拿眼一瞅,我就哆嗦。

  高大又魁梧的曾哥,mwwit.com,是飯店的會計,二掌柜。曾哥有一小虎牙,開口就忍不住笑,讓人望著不拘束。曾哥領我穿過油煙繚繞、熱油吱啦響的廚房,在吳師傅、李師傅和邵師傅三四位男火頭軍的注目禮下,走進了支有長面案,臥著幾臺黑乎乎的機器,東南角蹲口巨型大鍋的房間,組長吳姐又把我介紹給也是高個的趙師傅。趙師傅微微一笑,歡迎小王,聲如蚊蠅,似乎有些靦腆。

  這是和面機,這是饅頭機,吳姐又指裸露著許多齒輪的機器說,這是面條機。家里我娘是在黑瓷盆里和面,在面桌上做饅頭,拿長搟面軸子搟面皮、再拿刀切面條,而這兒的面食都得用機器來做。這在剛出校門的我眼里,簡直太神奇、太有趣了。我若有所悟:這白案子,就是蒸饅頭、壓面條、烙火燒、炸油條的面食組,而紅案子,是油烹煎炒的炒菜組,還有黑案子、綠案子都是做什么的?猜不透,也沒敢問。反正,我得學著蒸饅頭、壓面條,還得炸油條、烙餅角,基本就干我娘在廚房里的活兒。這輩子,恐怕就交給火頭軍這行當了。

(責任編輯:寶雞新聞網)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高清欧美狂热视频在线观看